苹果手机销量进一步下滑,杰普特光电未来的成长之路充满着迷茫

苹果手机销量进一步下滑,杰普特光电未来的成长之路充满着迷茫

2019年06月06日 13:45:00
来源:港股解码

如财华社近期对科创板申报的公司分析所言,并不是在科创板申报的企业其产品科研技术就比主板、创业板、中小板的高,实际上我们已经知道有很多家科创板申报企业其研发投入、产品技术含量均比在主板、创业板、中小板上市的同行(竞争对手)要低。

所以,投资者需要甄别,同时要关注产品业务重于关注在什么板上市,这样才能真正的选择趋势性或者成长性的科创标的,当然这个标的是不局限于科创板的。

与锐科激光比激光器,技术弱势的本质是人才弱势

而今天要分析的企业:杰普特光电,其在行业中的地位就是如此。

毛利率能够直接体现一家公司产品在市场的竞争力,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推进,无论是激光器业务还是激光/光学智能装备业务,其毛利率水平均在走低,但与此相反的是,同行的毛利率水平在同一时间段至少都是走平,优秀的如锐科激光其毛利率水平还获得了进一步的提升。

显然,杰普特光电产品的竞争可持续性是不足的。

而杰普特给出的解释是锐科激光毛利率的提升来源是因为其在激光器原材料的研发上实现了部分关键器件的自主研发,而同时我们了解到锐科激光的直接材料占到主营业务成本的80%以上,所以这些原材料研制的技术突破使得制作成本大大降低,所以看到的结果是锐科激光的毛利率从2016年35.76%提升到了2018年的50.36%。

这条原材料技术突破并自主研发的路径显然也是杰普特的发展方向,那么这个方向的竞争本质上就是人才与人才之间的竞争,那么从核心人员的比较上杰普特具备优势吗?

客观来说,人才领域的竞争杰普特比不上锐科激光。首先是大股东的背景,锐科的直接大股东是航天三江集团,而三江集团的控股人是航天科工集团,航天科工的背后是国务院国资委,而对锐科这几年毛利率提升有帮助的睿芯光纤,本来是航天三江集团控制下的企业,由于锐科的中高功率系列产品对特种光纤的参数标准、性能品质要求较为严格,国内供应商较少,质量控制和议价能力不能满足公司发展和竞争需求,这导致了在2017年3月,锐科激光收购睿芯光纤的股权。

相比之下,杰普特光电的控股人是黄治家,1984年9月-1987年7月,黄在鄂西大学(现湖北民族学院)学习特产专业,1987-1990年任恩施州巴东县农业特产局技术员、办公司副主任,1990.6月-1996.6月任恩施巴东县县委办公司任县委书记秘书、督查室主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1999.2-2001年任北京中经贸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办公室负责人、副总经理。

显然,作为控股股东的黄治家在技术资源上难以提供给杰普特进一步的帮助。此外,在核心技术人员的研发背景的对比上,杰普特也没有优势。

锐科的核心研发人员是闫大鹏、李成、卢昆忠,他们分别持股比例为14.14%、5.74%、5.74%。闫大鹏1996年7月至2000年11月,先后为美国伊利诺大学芝加哥分校高级访问学者、美国莱特州立大学高级访问学者;2000年11月至2007年9月,先后任LASERSHARP CORPORATION 高级光学工程师、NUFERN, INC.研究员。

李成1998年9月至2000年6月,任日本电气通信大学激光科学研究所研究员;2000年7 月至2003年3月,任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光电子研究中心研究员;2003年4月至2004年9 月,任英国瓦特大学工程与物理学院高级研究员;2004年10月至2010年9月,任GSI公司激光部高级激光科学家;2008年3月至2013年3月,兼任中国科学院西安光机所“百人计划”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卢昆忠2001年8月至2010年5月,历任美国 Multiplex Inc.工程师、产品线经理、产品总监、高级总监;2010年5月至2012年1月,任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武汉电信器件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

而杰普特的核心研发人员是刘健、成学平、刘猛、刘明、赵崇光,他们分别的持股比例为6.4%、5.47%、1.09%、0.68%、0.68%,累计持股占比14.32%,仅仅只与闫大鹏一人的14.14%相当。

刘健1995年9月-1999年7月于武汉理工大学学习,1999年9月-2002年7月华中科技大学学习光学工程;2002年9月-2005年6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获博士学位;成学平1993年9月-1997年7月华中理工大学本科,1998年9月-2001年6月华中科技大学学习物理电子学光电子学硕士,2006年1月-2010年1月获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博士,1997年7月-1998年8月任武汉电信器件(wtd)工程师,2001年8月-2002年12月任新加坡laser research高级工程师。

由于人才竞争上的弱势,以及大股东资源上的弱势,使得杰普特产品的毛利率水平较低成为了必然。

背靠苹果爆发的2017年,未来成长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当然,拿杰普特与锐科做技术上的比较稍有苛刻,从杰普特自身客户发展来看,2014年拿到苹果的订单还是显示了其作为激光/光学智能装备厂商一定的实力。

这台设备用于测量透明材料的透光率,其以光谱仪测量光束通过样品前后的光谱能量分布情况,然后将两者进行对比,得到样品在不同波长下的透光率,并进一步以此数据判断透光材料是否合格。所以其主要应用于3C消费电子产品(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屏幕质量检测,包括透光性能、反光性能、颜色测量等指标。

杰普特研发生产的智能光谱检测机(上图)于2014年开始供应苹果公司,而后由于对苹果公司供应的渗透率提升,才使得公司的营收有了较大的增长,实际上这个关键的年份从公司2016-2018年间的营收变化(2016-2018年间分别为2.53亿、6.33亿、6.66亿)可以看出来,就是2017年,据杰普特光电称,公司已经成为apple公司在光谱检测领域的核心供应商。

但是这个核心供应商来的时间似乎有点晚,从销量上来说,苹果自2015年开始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当然即便在走下坡路,瘦死的骆驼仍然比马大,匀一点出来给杰普特造成的营收冲击都是非常大的,不然也不会出现2017年营收的爆发增长。

据杰普特所言,2017年,智能装备业务中光谱分析模块较2016年度大幅上升,主要是因为2016年底开始,为生产应用于苹果新一代iphone的光谱分析设备,2017,苹果公司新产品中屏幕的生产工艺和材质采用与历代产品变化较大,需要更换为新一代光谱检测设备,因此公司获得的订单数量大幅增长,收入规模大幅上升。而2018年,由于苹果新产品中屏幕的生产工艺和材质变化较小,需要更新的光谱检测设备减少,公司光学智能装备的出货量相应减少,收入规模下降。

当然,苹果什么时候更新屏幕的生产工艺这是不确定的,但是苹果手机销量下滑这是事实,所以未来杰普特能否保持进一步的增长或者维持现在的营收状况,取决于公司能否拓展除苹果以外的手机厂商,其次在激光器领域能否取得较大的营收增长,就目前来看激光器处于毛利率下滑的趋势之中使得增长即便出现,对归属净利润的贡献率仍然不高。

而公司所言自主研制的光电模组自动检测设备、vcsel模组检测设备已进入意法半导体、lgit和长电韩国的供应链体系,但是这能多大程度的体现到未来净利润的归属仍然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们依然很难对杰普特光电的发展抱以乐观。

最准l六和彩第9期网站